研墨因子

画风娘炮垃圾画手

【圣紫】The Model〖1〗

老学姐你操作那么骚吗

顾酩:

设计师圣火×模特紫薇


给阿殷 @研墨因子 的生贺,晚了一点才发出来的


因为有点长就分开发叭!


阿殷生日快乐!!!


他脸上盖了白到发青的粉,阴影和高光就着他立体好看的线条扫过去,眼线画得很好,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糊到了他的眼里。化妆师夸他好看,说他底子好,但为了舞台效果,还是得和姑娘似的往脸皮子上刷红的蓝的黑的颜色。
“紫薇!准备了,这一次是你开场!”
他没有应,只是摸了摸敞开胸口扑上的闪粉,细细碎碎粘了他一手。他漂亮的银色长发被喷上了味道奇怪的发胶,做成奇怪的样子,他不喜欢,但足够夺人眼球。
舞台灯光亮起,是为他而闪的紫,温柔阴郁中带着冷,像极了他此刻的模样。
紫薇的脚像踩在了鼓点上,每一步都掷地有声。音乐震耳欲聋,他却听得不大真切,左耳进右耳出,没留下什么意义。追光灯跟着他步步生风,闪光灯对着他噼里啪啦的闪,他对着镜头摆出一贯的不屑表情,眼底尽是空洞嘲笑。
完美——模特要足够冷漠,足够厌世,人们才会注意到衣服。
就凭这点,紫薇就能够坐到顶级名模的位置。
人们在意的是他身上的虚假外披,是他的漂亮身体和好看皮囊。他是模特,没有人在意他本身。
他在光里,却是黯淡的。
定点姿势时,紫薇一反常态的转身回了眸,眼里肃杀让所有人倒吸冷气。可他听到了一声轻笑——轻佻风流,还带着点艺术家的浪漫。
紫薇看过去,可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他看不见什么,可一对盯着他的漂亮眸子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双异瞳,像极了波斯猫的狡黠乖巧。
明明是漆黑一片的舞台下方,有一双为他,而不是为华丽衣服而亮起的眼。
就这么和在光里而黑暗的自己形成了鲜明讽刺的对比。
他踩着音乐的节拍离开,快到追灯几乎跟不上。
“我想换模特了。”
台下异色眸子的设计师沉沉的笑出声。
“上面那个吗?据说还有几个大牌的合约,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助理是个二十多岁却年少老成的姑娘,设计师在遇见她之前,工作和生活都是一团糟。
现在就好了许多,只有生活是一团糟了。姑娘不会帮他打扫卫生,但是会冲到他的工作室里,把埋在画稿里喝得烂醉的他一巴掌拍醒。
“那之前的模特就辞掉了?”
“他啊,空洞的男孩,怎么样都穿不出感觉。”
“能联系到吗?我想找他谈谈。”
“行,安排上了。”

走秀结束后紫薇就回了休息室,换了衣服随便的拿了本书盖在脸上就躺沙发上去了。他的化妆师拿了一袋子的卸妆液护肤品来找他,“啪”的一声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有些烦躁。女孩把他脸上的书拿开,扯着他按到了镜子前,念念叨叨的说,哥哥你这样脸会烂的。
“那就让它烂好了。”
“说什么呢,模特靠脸吃饭的。”
紫薇沉默的,让女孩用细软的化妆棉一点点擦去他脸上的妆,让他洗了脸再敷上面膜。她说的没错,模特靠脸吃饭,他该好好爱惜这身皮囊。
“紫薇,有人想找你谈谈,有时间吗?”
他刚揭下面膜,整张脸白净得不能再白净。只是发型太过奇怪,他不太想见人。
“没有。”
“五分钟准备一下,我让他等下来。”
他不明白,他自己养自己过得很好,可为什么还有人就想方设法养他。
那人进来的时候,紫薇背对着门口低头小憩,银色长发盘成一个髻——化妆师女孩说这样不会让他看起来太奇怪。
“和我聊聊吧,超模帅哥。”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并且有着迷人的力量——像黑夜里深藏荒漠的祭坛,燃着青的红的火焰,神秘,诱惑,且致命。
很像在台上听到的那声低笑。紫薇感兴趣了,他抬起头的时候正对上了身后男人漂亮的眼睛。
“圣火令,刚从你的秀场过来的。”
“我还要自我介绍吗?”
“当然——不用,久仰大名。”
圣火在紫薇旁边的化妆镜前坐下,男人修长的腿就搭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但他看起来并不介意。
“有话直说吧,想谈什么。”
男人笑笑,毫不含糊的直奔主题。
“做我的模特吧。”
紫薇把桌子上的腿放下来了。
“你能给我的条件是?”
他想起了漆黑台下唯一亮着的那双眼。漂亮的波斯猫太少,很容易就让人记得住。
“让你活起来。”
“我不需要更多的热度。”
中文有谐音字,而如果换成西洋语言,“live”要比“hot”好懂得多。
圣火笑了笑,伸手点了点紫薇的膝盖,而那人有些厌恶动了动。
“我的意思是,活着。”
“听起来你不是想让我和你合作。”
的确不是,他没有刻意去掩饰他的意图,而太过主动的表述使紫薇再清楚不过他的意思。比起雾里看花的含糊不清,单刀直入的风格更能讨银发男人的喜欢。
设计师说,他想要他的模特和他住在一起——因为生活才是对灵魂最大的拷问。
紫薇轻蔑的笑,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拒人千里之外。
“你不是第一个来找我的人,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拒绝了他们,凭什么答应你?”
“因为我想,大概不会有哪个设计师要求他的模特和他同居,也不会——把哪位模特当作缪斯。”
模特只是会动的,活的衣服架子。而实际上,他们也只是衣服架子。
他故意卸了妆,把自己搞得不修边幅。没有人不喜欢模特在灯下光下魅力四射的样子,可又有多少人喜欢他们在幕后疲惫邋遢的本身。
太少了,而热爱美丽的设计师艺术家们尤其少得可怜。
但眼前的外国设计师的确是有些特别过了头。
谁的缪斯,独一无二,没有人不想。
于是紫薇点了点头,纤长眉睫垂了下来挡住他好看的紫色眸子,情绪不清不楚。
“那,合作愉快?”
“嗯。”

评论
热度 ( 9 )
  1. 研墨因子顾酩 转载了此文字
    老学姐你操作那么骚吗

© 研墨因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