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墨因子

画风娘炮垃圾画手

【圣紫】夏夜

请让我吻她

一个二少:

*圣火令×紫薇软剑


*祝仙女殷怼怼 @研墨因子 生日快乐!


*好久没码字已经几乎忘了自己有这个技能了,还得小寿星本人提醒,真的废柴




-


  夏夜蛙鼓蝉鸣聒噪的很,此刻正是三更天,刚系院子里一群汉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各自的凉席上休憩,呼吸声此起彼伏,的确是全睡着了。




  要说为什么人都在院子里,这是有原因的,剑冢众人十有八九爱喝酒,自从某次无剑教会他们撸串之后,意料之中的他们爱上了这一群体活动,偏这些家伙又懒得出奇,总拿自己是武器灵之类的借口拒绝打扫房间,那喝完酒撸完串一身味儿咋办呢?




  都别进屋了,搁外面睡吧!




  以上,剑冢地主无剑原话。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睡在外面,总有那么几个出淤泥而不染的精致居居蓝孩哪怕再醉都会收拾好自己再倒头就睡,也有不爱喝酒的正经群体,再有剑冢还有一个神秘势力,他们高冷,他们自傲,他们要么自己躲一地方喝闷酒,要么领着对象二人世界,这里就不一一具体点名了,懂得都懂。




  突然!睡在院子拱门边的夜烛言冷不防睁开了一双墨绿色的鹰眼,锐利的目光钉在方才闪过黑影的方向——




  什么都没有?




  看上去很清醒实际上已经醉到神志不清的夜烛言复又眨眨眼确认几遍,树荫的倒影抖都没抖过一下。




  好吧,估计是睡迷糊了。




  片刻之后,刚才的黑影回到拱门边一脸嫌弃地瞅着再次沉沉睡去的夜烛言,就这家伙的爱搞事本性,和隔壁青莲冰雨联合一下,能把事儿扯到十万八千里外去,其他爱煽风点火更是数不完,所以得把苗头从摇篮里给掐了,用内力融了手里的结晶往其脸上洒了一把,随后屏了气息往里走去。




  目标明确走到院子西北角最里侧,搡了一下睡得正香的圣火,没醒。




  眉宇微微颦起,不欲再叫他,转身想直接去他屋里,不料隔壁的飞燕忽然翻滚一圈,眼看着要从木床上摔下去,黑影不耐烦地抽了下嘴角,撑着床沿翻到圣火里侧躺倒,把身边的家伙支起来侧着将自己挡个严实。




  他动作虽轻,但这么大的动作幅度,圣火还不醒可说不过去了。




  圣火刚寻回些意识便已辨识出身后的黑影是谁,毕竟那人腰间的剑柄正杵着自己后腰呢。




  体态轻盈的飞燕并未落到地面,只见他抛出飞梭勾住左侧白扇的木床,腕上一个用力将自己扯了回去。那啥...其实凭本能在行动的飞燕压根没醒,又戴个眼罩...根本看不清乌漆墨黑的环境,所以当他直挺挺地仰头倒下去时,寂静夜里响起一道凉凉的抽气声,接着硌到他腰加害他差点摔下去的折扇就被当做飞梭一般恶狠狠的扎向了其主人。




  一场大战在即,醉鬼是没有理智的,铁定要打起来。然而大家都喝多了,圣火怎么会例外呢?他不过是对自己相好比较敏感罢了,所以他面对众人即将醒来的事实毫无预判,反而转身想把人搂怀里抱着,毕竟他家紫薇无论春夏秋冬身上都凉凉的,冬天抱着可人疼,夏天抱着更是爽得不行。




  至于紫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圣火表示自家媳妇儿来找自己一起睡觉有什么不对吗?




  不过呢,他一抬手,紫薇就知道他要干什么,先制反击一开把圣火的爪子弹开,微微撑起上身瞄了眼外侧的情况,酒鬼们皆因醉酒行动缓慢。毫不犹豫捞起自家相好迅速躲到不远处的走廊上,仔细辨听着身后已经响起的打斗声,很好,他们成功吵醒了最难缠的秋水,眼疾手快地推开圣火的房门,在秋水视线瞥过来的前一秒把门给悄悄带上了。




  门栓也搭上了。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打着打着突然撞过来之类的。




  紫薇扶着软趴趴挂在自己身上的家伙移到床边,把人往里一推,自己也借着惯力倒在对方身上,嗅着可以称得上难闻的酒味儿,紫薇脸色不算太好,但绷紧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




  ......




  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容易放松吗?错!




  说来这紫薇就是先前提到的神秘势力代表之一,与爱领着飞燕一起喝酒的灵蛇不同,他喜欢自己躲在屋顶上喝酒,但是又不想圣火为了自己就放弃和别人交好,故每次圣火眼巴巴凑上去时,都会被他反击弹开。




  注:此反击非彼常态反击,如果用紫薇常态反击作八成来算,那么他弹圣火也就只有二分之一成吧,虽然这二分之一成因为属性克制还是可以在那人身上弹出道红痕。




  圣火并不是傻子,三来两去懂了他的意思,为他这藏匿极深的温柔感动不已,便不再强求,只想在其他方面对他更好些。




  所以,重点是——




  紫薇也喝酒了,微醺。




  脑子不太清醒+相好buff加成,没多久他便和圣火在床上滚作一团呼呼大睡了。




  哦,外面正打得热火朝天来着,随着战况愈加激烈,被踩踏到的武器灵数不断增加,一度造成谜一般的混战局面,甚至佛系蓝孩齐眉和寒星也被笑得一脸腹黑的秋水丢进战局,至于被踩了五六下都没醒的夜烛言最后是怎么恢复意识的......




  咳,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诛仙男性表示,是自己在混乱中被推推搡搡脚一滑砸那人身上去了,拜体形高大的锅,他直接把人砸醒了,事后夜烛言咳了好久,害得他一度以为把人砸出毛病来了。




  所幸喝多的武器灵们并没有成功拆掉屋子,隔壁阴系院子的花雨并未饮酒,听到动静立刻去告知了一冢之主无剑。




  正在梦里揩油的无剑被扰醒,带着一股子怨气去到刚系院子,直接以暴制暴,动静比之前还大。




  闻声赶来的其他院子武器灵才到便见刚系院子一群家伙重新安安分分地躺了回去,就是床塌了很多,大部分都是躺在地上的,还好有个凉席接着,不然衣服弄脏了让他们洗又是一桩难事儿。




  “唉!散了散了!不过是白扇梦里把扇子丢出去砸到了飞燕,这种小事也能打起来,真佩服他们!”无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忽然耳畔响起与梦里相同的声音:“我与你一同回去。”




  侧目瞧着近在咫尺地幽谷,被颜值暴击的无剑瞬间就把阴系院子与自己屋是相反方向的事儿给抛诸脑后,愣愣地被人领回去了。




  余下诸人笑话看够了便也散了,不过归一在地上扫了一圈,并未发现自家师兄,等等......似乎圣火也不见了?




  “掌教师叔,秋水师叔呢?”




  显然,天罡也发现了。




  “不知道,莫不是——”




  “这儿呢。”秋水冷不丁出现在归一和天罡身后把二人吓得心中一惊,不等两人回首又抬手掐住天罡的娃娃脸道:“呵呵...捉弄他们没什么意思,还是你俩比较可爱。哎,想当初在终南山,那时归一才六七岁,小不点一个,整天迈着短腿儿跟在我身后‘师兄’‘师兄’的......”




  “......”归一默默侧目看向天罡。




  “秋水师叔这是喝醉了吧,绝对是喝醉了吧!”天罡无语地看向归一。




  “是的...”归一扶额:“咱们还是快快把他抬回屋吧。”




  “......归一一向乖巧,天罡你就——”天罡听着秋水话锋一转偏向自己,手比脑子快,立刻点了秋水昏睡穴:“师叔,多有得罪了。”




  归一清楚天罡面皮薄,没多说什么,只是在推门时意外发现门推不开。




  “谁在里面?”归一问了一遍,并无回声,正要问第二遍时,突然想到院子不见踪迹的另外一位,沉默了。




  圣火晚上喝一点都不少,那醉醺醺的模样比其他好不到哪去,他是怎么在一片混战中成功抽身进屋的,还把门拴上了?




  “掌教师叔?”




  天罡一声轻唤将归一的思绪拉回:“啊,没什么,估计是谁睡错屋子了,今晚让师兄到我那屋里将就一下吧。”




  “是谁?这里少人了吗?”




  “不用管这些,你先回去睡吧,否则师兄就交由你领回去。”猜到是谁连自己对象屋子都认不清的归一可不想让天罡知道某人与某人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只管吓唬他。




  招数那叫一个百试不爽,天罡如他所料一副抗拒的神色抛下一句:“我不要...我可不想明早醒来被秋水师叔调笑这么大了还要师叔陪之类的!”便溜得不见踪迹。




  归一收回视线,刮了下秋水的鼻翼,长叹:“师兄你啊......”无奈地摇摇头,将其一把抱起,离开了院子。




  次日,秋水屋门惨死无剑脚下。




  一早得到‘紫薇彻夜不归,圣火神秘消失,秋水屋门紧闭’消息的无剑激动地搓搓手,不管事后修缮屋子要多少钱,直接叫上一群爱搞事的上门查房来了。




  事实上在来这之前他先去偷瞄过归一的屋子,结果只看到归一在床边打坐,但他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是不会轻易熄灭的!因为圣火这货属性浪啊!平时碍于紫薇要面子他俩都是出去幽会的,紫薇也凭此有理由拒绝承认早已偷偷脱了单,害得自己之前信誓旦旦和老大老三老四打赌,结果输得连裤衩都没了......哼哼,这回终于让他逮着了吧!




  巨大的响声吵醒了床上睡得看上去姿势极其缠绵悱恻的两人,紫薇顾不得头痛猛地坐起身,脸黑得快滴水了,一个眼刀扫向无剑,却在眼尾留意到屋内陈设时......




  尴尬了。




  圣火没他那么敏感,随意惯了,慢悠悠的起身,干咳了两声:“大家都起得挺早啊。那个......”




  “欸,这回你别想再糊弄过去,说!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无剑有众八卦人士撑腰,胆肥的不行,面对老二哥的威压也敢直接逼问。




  奈何紫薇甩都不甩他,“哼。”了声便不见踪迹了。




  徒留圣火自个儿应付笑得意味深长的众人。  




  “圣火你可以啊,那么个大冰块都被你融了?改天得空给我传授传授经验呗~”


  “不得了啊,嘶——难怪你自那次回来后...原来那时候你们就勾搭上了!”


  “无剑我抗议!我也要对象,你赶紧给我分配一个!”


  “我早就说吧!这俩关系不简单,你偏不信,这回眼见为实,没得驳了吧?”


  “嘿,难得可以见到你俩吃瘪,赚了赚了。”




  ......




  屋里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不断,一直被无剑盯着的圣火正踌躇之际,只听一声爽朗的笑:“哈哈哈买定离手,该赔钱的赔钱啊!”




  “嗯?”被这话吸引去注意力的无剑一挑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好小子,你开赌局不带我?”




  “你早就发现苗头了,若是告诉你,我岂不是少赚几分?哈哈哈输了的自觉点啊!”夜烛言答得理所当然。




  然后无剑就和夜烛言打起来了。




  之前说啥来着,无剑领来的是爱搞事的一批,所以煽风点火,帮腔......导致事态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适才结束早课的天罡远远观望着秋水师叔岌岌可危的屋子,陷入沉默。




  “喂喂喂!那边出什么事了?!我早就说无剑早上来找我们肯定是有热闹看!千机你偏不让我跟着一起去!这下好了吧,热闹没赶上!哎哎哎!好像打得超凶啊!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千机你别拉着我啊!放手放手放手!”




  “别去了,他们哪天消停过。”千机捉着冰雨手腕把人强行往食堂方向拖:“不是,你忘了今天是御蜂那姑娘做早饭了?说好的很期待古墓特色菜呢?”途径天罡身侧时不忘对他点点头,以表安慰。




  “对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不过他们怎么会在秋水的屋子打起来啊?秋水不会玩死他们吗?嗐呀到时候又有好戏可以看了......”




  冰雨滔滔不绝的声音渐行渐远,天罡仍站在原地思考剑生——上梁不正下梁歪,无剑整天带头搞事,这剑冢的风气还能不能好了?!




  “......刚紫薇那脸色可太黑了哈哈,而且你看他俩衣衫不整的样子,你说会不会是昨晚......”不远处的声音飘入天罡的耳里,具体是谁的声音他已无从辨别,因为话的内容已经颠覆他的三观了。




  我究竟是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啊?!




  天罡欲哭无泪。




  此刻,剑冢后山瀑布左边的悬崖上,趁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圣火一眼望见坐在崖壁边缘的紫薇,走过去坐到他左侧,熟练得揽住对方:“昨晚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没什么。”紫薇的声音略闷,大抵是被那群人突如其来的围观气得。




  “哈哈,他们知道便知道了,影响不到你我,别想那些了。”




  只是不想被那群人多一则八卦谈资,想到剑冢内其他几对动不动被献祭出来开玩笑,紫薇就觉得宿醉后的头更痛了,脑袋一歪靠在圣火肩上,身旁的家伙仿佛会读心似得抬手给他按摩起来。




  紫薇静静让他按了会儿,感觉舒坦了才凉凉道:“夏夜太吵,昨晚喝多了些,心中烦闷,本想到庭中树下乘凉,静一静,谁曾想到那个天竺人会在那......”说着紫薇忍不住回想起那伽一脸自我陶醉的往外掏出一堆蛇,叽里呱啦念着他听不懂的语言,紧接着那群蛇突然都虎视眈眈看向同一个方向,不巧,他刚好在那个方向。




  即便他很久以前就不怕蛇了,甚至可以说有些喜欢,但同时被这么多双带有杀意的眼睛注视体验还是很差的!




  虽然后来他发现那群蛇只是去吃蝉蛙,可喝多的人多少失去了些理智,那会儿圣火的模样徘徊在脑子里抹不去,想到了,便去找了。




  “那伽?”




  等候片刻没有下文,圣火试探地问:“他......蛇?”




  “嗯。”紫薇声音仍旧闷闷的。




  圣火转念一想,不行啊,媳妇儿情绪低落自己是有责任逗他开心的。于是他试图转移话题:“之前不是与你说过我住在哪间屋子么?怎么还会找错?”




  “......”紫薇沉默了。




  圣火觉得这问题没什么毛病,遂不解地抬起紫薇的下巴观察之。




  咦?脸红了?




  在他还没来得及问为何脸红前,本能已经打败理智。




  唇上温热的触感致使紫薇的脸更红了些,他的思绪无法抑制地回到昨夜在走廊上...挂在自己身上的圣火那不安分的双手。他一慌,走错也是没办法的事。




  “紫薇,你的脸好红啊,真可爱。”调笑声响在耳畔,紫薇懒得理他,却也没有拒绝那人的靠近。




  ......




  不远处,影刃小心翼翼地揪住晖刃衣角扯了扯:“哥哥...那边......”




  “小孩子别看这些!”晖刃连忙捂住弟弟眼睛小声训斥了句,便匆匆带着弟弟转过身往山下去了:“今日的修炼暂且到这,咱们先回去吧。”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秀恩爱虐狗,实在有伤风化!下次决不带弟弟来这了!




  小小年纪便沉着懂事却对大人那些情情爱爱完全不理解的晖刃愤愤想到。




【END】

评论
热度 ( 60 )
  1. 研墨因子一个二少 转载了此文字
    请让我吻她

© 研墨因子 | Powered by LOFTER